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顾轶深,舒灵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5-15 13:57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作者是咸蛋黄,男女主角是顾轶深,舒灵的小说,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讲述了:我终于嫁给心爱之人,新婚夜却被设计上了‘伴郎’的床!第二天,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扫地出门,我的好闺蜜代替我成了陆夫人。

连我亲生爸妈都嫌我没用,废物!连自己婚姻都守不住!我恨不得想死,可我突然发现我怀了顾三少的孩子……精彩章节“别喝了。

”舒灵抢过顾轶深手中的汤碗,“我按照网上说的做了,明明步骤都是对的,做出来怎么会这么难喝?”她现在倍受打击。

“先放料酒去腥,怪我,家里的料酒用完没让他们去买。

”顾轶深抬起手轻轻落在舒灵的头顶,“除去腥味其他满分。 ”舒灵偷偷抬眼看他,心里有一丝小开心,抿着嘴用手推着他,“你去坐下,我给你换纱布。

”手法再轻粘在顾轶深皮肉上的纱布也让他皱起眉头,看着顾轶深难受的表情,舒灵低着头凑上前去轻轻吹了吹,仰着头问他,“这样会不会好一点?”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让自己有原始的冲动,顾轶深真的想把她接按倒在沙发上,他这样想了却没有这样做,适得其反还是慢慢来的好。 舒灵不知道他脑袋里想的什么,眨着眼睛看他没有回话,低头继续忙活着包扎伤口。

“只不过包扎过两次就这么熟练。 ”“肖吏给我的那些书我又不是白看的,正好拿你当练手的。 ”顾轶深挑眉,“哦?那我是不是要满足你的需求多受伤几次?”“有你这么诅咒自己的?”舒灵给纱布系上一个漂亮的扣,不赞同的瞪顾轶深一眼,“你这一身的伤怎么弄的?还有上次,你再这样每次出去都负伤回来,我怕我哪真的被你吓死。

”“别说的那么夸张,执行任务而已。

”“而已?”舒灵撇嘴,“说的轻松。

”“你担心我?”顾轶深语调上扬,看着舒灵心情很好的问道。

舒灵收拾拆下来的纱布不敢去看顾轶深的眼睛,别扭小声的说着,“是个人都会担心!”说着拿起药箱就走。 因为这次负伤算是严重队里没什么事情,顾轶深就打算在家里好好和舒灵维护一下感情,说是维护感情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边看着舒灵看书。 舒灵看了一会儿书迫于顾轶深炙热的视线转过头去看他,“你这样在我看旁边看着我,我什么都看不进去。

”“我是想多看你两眼,回部队就该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见你了。 ”顾轶深看她。 舒灵歪头,这是在…表白?她合上书靠着沙发看向一边的顾轶深,“你的生活一直都这么无趣吗?”“无趣?”顾轶深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用这个词形容自己,侧着身子面对着舒灵,胳膊靠着沙发撑着头,“年轻的时候队里忙没时间想别的,退下也没有休息的时间,除了训练出任务也没有什么吸引我去做的事情。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聊天,舒灵靠着沙发有些安逸,“年轻的时候?”她的眼神扫过顾轶深的脸,“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说话这么老成,你不会今年已经五十多了吧?”知道舒灵在开玩笑,顾轶深也浑不在意勾起嘴角,抬手捏了捏舒灵软糯的脸颊,“再过个二十年差不多。

”这几天舒灵已经习惯顾轶深的动手动脚,表情上丝毫不别扭,“也就比我大七岁装老成。

”“你才二十三就这么着急结婚?”突然把话题转到她身上,舒灵还笑着的嘴角僵住,“大叔,你一直都是这样口无遮拦想问什么问什么的吗?还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到温顺的舒灵忽然之间好像炸了毛的猫,顾轶深就伸手去顺她的头发,“二十三大学毕业大好的年纪,非要栽倒一个男人手里,感觉很傻。

”舒灵白他一眼,拍开他的手,“门当户对商业联姻有什么不对?我跟陆至飞从高中恋爱到上个月为止已经七年,顺其自然的结婚很正常吧,再说舒家也想背靠大树好乘凉,尽早让我嫁过去我又不是不明白。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舒灵平静的不能再平静,在这段感情里面,她百分之百的付出着,到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她不是没有预料到,她的崩溃她的歇斯底里,全部都来源于温可佳的背叛和两人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逼迫自己就范。 恍然间顾轶深对舒灵有些改观,“还以为你只有一张脸能看的过去。

”本来伤感的气氛被顾轶深的一句话弄得消失殆尽,“不然呢,我妈一直要把我培养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小姐,她总跟我说女人傻一些好嫁人,多多孝顺公婆伺候老公就行,老公在外面偷嘴是常有的事,没有哪只猫不偷腥的,反正我是大房保住我的地位就行。 ”“……”顾轶深虽然也生在富甲一方的豪门家庭里,但老早就入伍当兵,这些年也都是把军队当家,听到舒灵说的这些话,不禁大摇其头,“我还没听过把商人的利益捆绑在女儿身上说的这么好听的。 ”“你没听过的多了。 ”舒灵一副顾轶深没见识的样子,“你在军队里也不常回家,这都是很正常的,过了那点激进的劲儿我也就累了,我还是想保护好我的孩子,那些人要斗我也不会输给她们!”顾轶深视线落到舒灵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保护我的安全不是你必要的责任吗。 ”舒灵扬起头看向他。 “是,你说得对。

”舒灵换了个姿势坐着,“本来以为你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

”“我只是讨厌别人算计我。

”“嗯…在我看来,你的事业还有家族产业都在顶峰期,很难让人不想算计你,毕竟有钱人谁都想当出头鸟。

”顾轶深嘲讽的笑笑,“可能吧。 ”“这个周天你有没有时间?我们出去看电影吧?”感觉连个人讨论到严肃的问题,舒灵就岔开话题,“之前就算是在上学的时候,我也没有跟陆至飞去影院看过电影,大都是逛逛周边的高档商场,陪他去打打高尔夫,很少做过我喜欢做的事情。 ”“好。

”顾轶深站起来,摸了摸舒灵的头发,“我去做饭,乖乖等着。 ”“嗯。 ”舒灵点点头,抱起放在桌上的书看起来。

上一篇:顾的文言文解释及意思

下一篇:顾长卫携手阎连科进军微电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