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张谓《同王徵君湘中有怀》:还家万里梦, 为客五更愁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08:31

张谓《同王徵君湘中有怀》:还家万里梦, 为客五更愁

同王徵君湘中有怀张谓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

还家万里梦,为客五更愁。 不用开书帙,偏宜上酒楼。 故人京洛满,何日复同游?注释:①王徵君:姓王的徵君,名不详。

徵君,对不接受朝廷征聘做官的隐士的尊称。 ②书帙(zhì):书卷。

《说文》:帙,书衣也。 ③偏宜:只适宜。 ④京洛:京城长安和洛阳。 译文:八月洞庭湖是一派秋色,潇水和湘水缓缓北流入洞庭。 不能回家乡,只能在万里之外做返家之梦。

离家远游之客五更梦醒,更加寂寞忧愁。 不用打开书套,只想登上酒楼。

我的朋友都在长安和洛阳,什么时候能和他们一起畅游?赏析:《同王徵君湘中有怀》又名《同王徵君洞庭有怀》,是唐代人张谓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诗中叙述了诗人久出未归的思乡之愁,无心看书,上楼饮酒,再想到京洛友人,更是急切想与之同游,一片思乡之情跃然纸上。 全诗文字通俗,平淡自然,不事雕琢,有淡妆之美。

张谓的诗,不事刻意经营,常常浅白得有如说话,然而感情真挚,自然蕴藉,如这首诗,就具有一种淡妆的美。 开篇一联即扣紧题意。 八月洞庭秋,对景兴起,着重在点明时间;潇湘水北流,抒写眼前所见的空间景物,表面上没有惊人之语,却包孕了丰富的感情内涵:秋天本是令人善感多怀的季候,何况是家乡在北方的诗人面对洞庭之秋?湘江北去本是客观的自然现象,但多感的诗人怎么会不联想到自己还不如江水,久久地滞留南方?因此,这两句是写景,也是抒情,引发了下面的怀人念远之意。

颔联直抒胸臆,不事雕琢,然而却时间与空间交感,对仗工整而自然。

万里梦,点空间,魂飞万里,极言乡关京国之遥远,此为虚写;五更愁,点时间,竟夕萦愁,极言客居他乡时忆念之殷深,此为实写。 颈联宕开一笔,以正反夹写的句式进一步抒发自己的愁情:翻开爱读的书籍已然无法自慰,登酒楼而醉饮或者可以忘忧?这些含意诗人并没有明白道出,但却使人于言外感知。 同时,诗人连用了不用、偏宜这种具有否定与肯定意义的虚字斡旋其间,不仅使人情意态表达得更为深婉有致,而且使篇章开合动宕,令句法灵妙流动。 登楼把酒,应该有友朋相对才是,然而现在却是诗人把酒独酌,即使是上酒楼,也无法解脱天涯寂寞之感,也无法了结一个愁字。 于是,结联就逼出有怀的正意,把自己的愁情写足写透。 在章法上,京洛满和水北流相照,同游与为客相应,首尾环合,结体绵密。

从全诗来看,没有秾丽的词藻和过多的渲染,信笔写来,皆成妙谛,流水行云,悠然隽永。 淡妆之美是诗美的一种。 平易中见深远,朴素中见高华,它虽然不一定是诗美中的极致,但却是并不容易达到的美的境界,所以梅圣俞说: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

(《读邵不疑学士诗卷》)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清雅中有风骨,素淡中出情韵,张谓这首诗,就是这方面的成功之作。

(李元洛)。

上一篇:形式婚姻会员Una4143的交友信息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