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第255章 第一个让她低头的男人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5-15 21:29

  秦佔微微仰着头,闵姜西只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硬朗的侧额弧线,对于刚刚听到的,她表示怀疑,可能真是喝多出现幻听了。

  别开头,继续往前走,身边清楚传来男人的声音,带着不被回应的不满,“西宝,你怎么不说话?”  这一声西宝叫的百转千回,叫的闵姜西莫名的浑身一麻。   她反应很快,当即出声制止,“西宝也是你叫的?”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秦佔仰头看天,声音有些慵懒发闷,“为什么你小姨要喊你西宝?”  闵姜西绷着脸说:“你为什么叫秦佔?”  谁还没个大名小名了?  秦佔道:“我的名字不是我家里人起的。 ”  闵姜西随口说:“隔壁邻居取的?”  秦佔道:“老党帅起的,说我太爷当年就是一霸,只要他占上的地方,别人都都别想。 ”  闵姜西心底已经做好秦佔喝多就胡言乱语的准备,没想到他还唠起了正经嗑。 早前程双就给她普及过秦佔的家庭背景,有人说他黑出身,这是说他爷爷,其实往上再倒一辈儿,他太爷是老党帅身边的亲信,他是正儿八经的红出身。   就算不看新闻联播也知道党帅是谁,夜城最高位的人,秦佔的名字是老党帅亲自取的,可见秦家跟党家的关系。

  闵姜西一时走神没出声,秦佔又在身旁念叨:“西宝…”  他醉酒前后性格天差地别,现在端的腻人,闵姜西被他喊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蹙眉道:“别喊我西宝。 ”  秦佔问:“我名字好听吗?”  闵姜西彻底败了,一个字都不想说,妄图跟酒鬼理智对话,怕是她也跟着喝多了。

  他仰头走得慢,两人走了半天才穿过球场来到公共水池区,闵姜西打开水龙头,趁着试水温的功夫把手上的血迹洗掉。   随后道:“慢点低头。

”  秦佔很听话,她让低头他就低头,头一垂下,血流的更快,闵姜西也不是铁石心肠,更是心虚,抬手掬了水帮他洗。

  洗了半分钟血才算止住,两人手里都没有纸,闵姜西干脆用自己的袖子帮他擦了一把。

  “抬头吧。 ”闵姜西说。   秦佔还弯着腰,闻言原地扬起脖颈,闵姜西突然被戳到笑点,没忍住笑出声:“我让你站直了。

”  秦佔起身,侧头看向她,她还没憋住笑,漂亮的脸上一片柔和,眼睛会发光。   “西宝…”秦佔目光迷离,模糊了醉酒还是痴迷。

  闵姜西收回笑脸,义正辞严地说:“你知不知道我最后悔的就是出门没带手机?”  她真应该把他酒后无德的样子全都拍下来,这样她能勒索他一辈子!  秦佔看着她道:“打电话吗?”  说着,他从外套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闵姜西快要死了,哭笑不得。   “我不要你的手机。

”  “那你要什么?”  “这是几?”闵姜西实在忍不住,举起双手,左手比二,右手比三,给他来点儿难度。

  秦佔眨了眨眼,忽然低声说了句:“别闹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  闵姜西无语,他别拉低小孩子的酒品好吗?看看人家秦嘉定,醉了就睡,被人扛了一路眼皮都没眨一下,这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酒品。

  再看看秦佔,她除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之外,还真是什么都给不了。

  果然,秦佔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闵姜西说:“请您摆驾回家。

”  秦佔眉心微蹙,“不是说了不用你跟我这么客气。

”  闵姜西起先微愣,没听懂,后知后觉他的重点在‘您’上面,顿时唇瓣微张,深呼吸,调节濒临爆发的情绪。

  秦佔见状,又叫了一声:“西宝…”  闵姜西忍到极致,瞬间扬起拳头,“你再叫?用不用我帮你醒醒酒?”  她一张常态下无比温婉可人的面孔,此时眼睛瞪大,微微撅着嘴,满是跋扈和嚣张。

  秦佔一动不动,不仅不躲,反而抬起手要摸她的头,闵姜西反应很快,咻的闪开,眼带警惕,“你干嘛?”  秦佔笑了,“可爱。

”  闵姜西站在两步之外,从头麻到脚。   疯了,秦佔疯了!  闵姜西突然很害怕,她竟然跟个酒醉后六亲不认的疯子在一起耗了半宿,不行,太危险了,谁知道他疯起来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眼睛盯着秦佔,闵姜西不着痕迹的往后退,等到退出两米多远,她忽然撒开腿往球场门口跑,头都不敢回。

  她以为以秦佔疯癫的程度,十有八||九会过来追她,结果一口气跑出几十米,身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闵姜西停下脚步,扭头一看。   空旷的篮球场地,秦佔一个人站在那里,正往她这边看。 白色的射灯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而他脸上不满到近乎落寞的表情,一样清晰可见。   闵姜西第一次烦躁自己不是近视眼,不,她应该烦躁自己心不够狠。

  怎么跑的,又怎么原路走回去,期间闵姜西由衷的在心底赞了自己一句:智障。   看她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动未动的秦佔道:“回来干什么?”  他不问还好,问了闵姜西更觉着没面子,丢脸就有气,有气就要往他身上撒。

  “你站这儿干什么?”她反问。   秦佔面无表情,“不用你管。

”  闵姜西说:“那我走了。 ”  她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后停下,转过身,秦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两人对视数秒,她突然败下阵来,“你到底要干嘛?”  她生生给他气出女人的撒娇声。   秦佔一声不吭,闵姜西拖着疲惫又无奈的脚步走近,同样的话,有气无力的问:“你到底要干嘛…”  秦佔开口:“你给我唱首歌。 ”  闵姜西抬眼看着他,不悲不喜,半晌道:“我送你回家。 ”  秦佔说:“你不给我唱歌我就不回家。 ”  闵姜西恨自己不是个身高八尺的爷们儿,就应该直接给他扛回去算了,她又不敢一个人走,怕他喝多了在外头冷死,闹事,出事。

  深吸一口气,她微微垂着头,低声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别问她为什么要唱这首歌,一时有感而发,生活太难了,当个家教不光要辅导小的,现在还要照料老的。

上一篇:第255章 感谢您的收听

下一篇:第256章 一顾南辰,一顾北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