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第257章 我不会再见你了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5-15 21:53

  杀太子嫁祸百里明川。   此计可谓是一箭双雕,阴险歹毒!  且不说外人,就是君氏皇族内部的人都不清楚天武皇帝在靖王和太子之间究竟是如何取舍的!是另有安排,还是当真就不打算让君九辰继承皇位了?如果小太子死了,那天武皇帝的态度并会明朗,他的心思也就好揣摩多了。

这对祁家最有好处。

  而杀害天炎太子的罪名嫁祸到百里明川头上,天炎和万晋的矛盾必被激化。

万晋理亏,且涉及了百里明川,西边的百楚并不好插手。

如此一来,天武皇帝必定倾尽全力也要讨伐万晋,为太子复仇!祁家为东疆的主力,又要万晋的苏家配合,天知道到时候东疆会发生什么。

就祁家和苏家的野心看来,必是一场大yin谋了。

  孤飞燕越分析,越心惊。

  这时候,她却有听到祁彧的声音,“苏公子,只要苏家全心助我父亲大计,你们要的东西,我父亲一定亲手奉上!那可是最机密的情报,我父亲说了,敢保证玄空大陆任何密探都打探不到!”  情报?  莫非跟冰海有关?  孤飞燕和君九辰不约而同地看向彼此,只是,他们都没敢出声。

孤飞燕紧张地继续听,君九辰眼底却闪过丝丝复杂。

  接下来的话,并没有多大价值,只能听出祁彧来南边既是来同苏玉丞谈合作的,也是顺道来看看冰海的。

随着祁彧和苏玉丞渐行渐远,说话声也渐渐地消失了。   孤飞燕终于忍不住了,低声,“臭冰块,先下手为强,劫持了他们!”  君九辰冷冷问道,“你当祁彧会知道那份情报?”  孤飞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就祁彧那语气听来,那份情报无疑是非常机密的,万一祁彧不知道那份情况,他们就打草惊蛇了!比起冒险,将计就计才是明智的做法!只要把祁世明送入天炎大理寺的黑牢,她就不愁没办法逼问出她想要的秘密!  确定祁彧和苏玉丞真的离开之后,孤飞燕就迫不及待想走了,她原本还想多待几个时辰,如今可没时间耗着。

  就祁彧和苏玉丞的对话听起来,他们应该是才刚刚谈妥合作,或许连杀手也还未寻。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赶在他们下手之前,告知天武皇帝和靖王殿下这件事!她一个人抗衡不了整个祁家,借助君氏皇族就绝对可以!  孤飞燕刚起身,君九辰就又牵住了她的手。

孤飞燕蹙眉,怒目瞪去,真恼了。

下山的路,她会走!可是,不管她怎么瞪,怎么挣扎,君九辰就是不放。   孤飞燕似乎作罢了,由着他牵着下山。

可是,到了半山腰,她就忍不住了,冷不丁咬住他的手背,发狠地咬!  君九辰就是不放,眉头都没蹙一下,甚至没有回头看她。

他由着她咬,仍拽着她往山下走。   血都冒出来了,血腥味在孤飞燕唇齿间弥散开,她才放开。 她张开就想骂,却骂人的话到嘴边却怎么都骂不出来,最后,她只冷冷说,“臭冰块,我有心上人了,请放尊重点!”  君九辰竟还是无动于衷,孤飞燕都纳闷了,总觉得这家伙跟之前不太一样。

可是,她又说不出他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孤飞燕无可奈何,只能听之任之。

两人继续往山脚下走,一路都沉默了。

到了山脚下,君九辰却主动松了手。   两人无话,竟不约而同连告别都没有。 可是,孤飞燕都走了,却越想越不对劲,她回头看来,故作没好气地问,“臭冰块,那张药方我还没琢磨明白,咱们的约定……还有效吗?你还会告诉我冰海的情报吧?”  君九辰却冷冷问道,“我刚刚说的还不够多吗?”  孤飞燕竟无话可答,她特意走近,狐疑地看着他。

君九辰却步步靠近,眸光深邃冰冷,审视她。

  两人四目相对,对于彼此的怀疑和戒备似乎都心照不宣,不愿意说破;可又似乎想说破,只是赌着一口气,等着对方先让步。   相视不过片刻,孤飞燕就避开了君九辰的审视,掩饰掉几分无法自控的情愫,亦掩饰了所有的怀疑和提防,她仍旧没心没肺地笑道,“那就等我把药方琢磨出来吧!”  她说完就真要走了,这时,君九辰却忽然出声,“孤飞燕!”  孤飞燕再次止步,回头看去,依旧故意笑着,“干嘛?”  谁知道,君九辰竟箭步上来猛地将她捞近,吻住了她的双唇。 孤飞燕猝不及防,一时间都懵了。 而待她缓过神来,君九辰已经霸道地探入她唇中,攻城略地。

  孤飞燕猛地挣扎开,怒声,“混蛋,你够了!”  君九辰冷冷看着她,搂在她腰上的手并没有放开。

  孤飞燕又气又恼又恨却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只觉得心莫名地疼。 她使劲地推他,推他的胸膛,“放开我!我有心上人了,你听不懂人话吗?你别让我恨你!”  孤飞燕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君九辰就将她搂得更紧,再一次霸道地吻住她。 孤飞燕还要挣扎,君九辰却禁锢住她的双手,将她推到一旁的树干上抵着,加深了这个吻。

  是无力反抗?还是内心深处其实并不厌恶?孤飞燕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去想,像是害怕想明白真相,看清楚自己。 她选择听之任之,可是,随着他越吻越深,越吻越温柔,她终究是沦陷了,她抵在他胸膛上的手都失去了力气,她甚至有回应他的冲动。   怎么,可以?  不可以的!  她有影哥哥了!而他,极有可能是她的仇人!  孤飞燕的双手渐渐地握了起来,逼着自己清醒,然而,就在她要将人推开的时候,君九辰却突然放开了她。

  他的呼吸声有些重,他额头抵在她额头上,他似在隐忍着什么,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不过片刻,他便如上一回在花月山庄,靠在她耳畔说话。 只是,这一回,他不在是低语说“喜欢”了。 他的声音是冰冷的,冷得有些无情。

他说,“孤飞燕,我这辈子从不做亏本买卖,在你破解那张药方之前,我不会再见你了。

”  他说完,毅然放开她,转身离开。

而一旁的芒仲听了这话,惊了,他当殿下是失控,哪知道殿下这是决绝地告别呀!  那张药方他是知道的,那药方不过是殿下胡诌出来的,并不是什么密函,为的还不是寻一个去见她的理由。

孤飞燕就算本事通天,也永远都破解不了……。

上一篇:第256章 一顾南辰,一顾北月

下一篇:顾爵西,宋小文全文章节目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