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09 10:00

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

正文第二十六章坏人得逞[更新时间]2019-07-0810:11:33[字数]2034“你们去吃,我送她。

”季逸尘抱起顾倾城就向外走去。 顾倾城看着季逸尘英俊无比的侧脸,一双手揽住他的脖子。

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对她,一股暖流在心底蔓延。

“季逸尘!谢谢你。

”顾倾城突然跟季逸尘说起客气的话。

她已经好久没有被人这样保护过来了。

季逸尘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抱着她去了车上,将她安排在他的另一个房子。 这个城市季逸尘的房子数不胜数,想住哪里都可以。

但是一样的是,他所有的房子都是一如既往的冷淡风,让人进去就不自觉的感到冷。

“厨师会送饭来,这几天不准洗澡!”季逸尘边脱衣服边命令。

顾倾城不禁皱眉,不许洗澡?这也太严厉了吧?她刚想问季逸尘为什么,就见季逸尘换上了一套轻便的休闲装。

牛仔裤和针织套头衫的搭永远都是那么的年轻性感,加上他完美的身材,怎么看都是养眼无比。

她没有问他要去哪里,因为不用问也知道,亲情是永远无法割舍的。

“我晚上……”“我知道,不就是自己住吗!我有地方住已经知足了,你去忙吧。

”顾倾城有点不想听季逸尘接下来的话语。

只是她不知道,她这句话让季逸尘听上去就感到醋意浓浓。

“怎么?季太太在吃醋吗?”季逸尘靠近顾倾城。

他身上好闻的味道立刻围绕在她的身旁,吃醋?她有吗?她会吃醋吗?开什么玩笑!“季少!你不要庸人自扰了,我会吃醋!呵……”顾倾城一副根本不可能的样子。 可是季逸尘却在她的表情中得到了一种信号,她确实是在吃醋。 否则也不会他刚开口她便知道他要说什么,这只能证明她一直在想着他今晚是否会在这里。

“你大可放心,那样的女人还入不了我季少的眼。 ”季逸尘薄唇微启,一双眸子没有任何的波动。 那句话还在屋里飘着,季逸尘的身影却已经不在。

顾倾城起身去脱礼服,可是却发现受伤的腿有点不太方便。 她看着已经坏掉了的衣服,索性跳着脚去找剪刀,直接将衣服剪掉。 然后便是打开柜子随便找了一件季逸尘的衬衣套上。

屋子里寂静无比,一天的嘈杂下来,此刻竟然觉得分外的享受。 顾倾城趴在床上便沉沉睡去,却不知道在这个城市豪华的饭店里。

此刻顾亦诺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在跟季母哭诉着这些年在顾家受的苦。 “可是我还是拿顾倾城当姐姐,无论她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去题她承担的,如果她有冒犯伯母的地方,希望你不要责怪她。

”季逸尘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正听到顾亦诺的话。 一张冷酷的脸上立即浮现冷笑,这个顾亦诺可比顾倾城会来事的多。

“逸尘,你不知道啊,那个顾倾城她……”“上菜。 ”季逸尘打断母亲的话,他只想吃了东西将父母与顾亦诺分开。 顾亦诺看到季逸尘来了自然是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之前都没有见过季逸尘不穿西装的样子,今天看到了,可是真帅呢。

“逸尘,这个秀办的不错,但是还是要去查查那个灯是怎么回事,幸好今天没有砸到你妈妈,否则我们季氏今年的发布会就是个笑话。 ”季父叼着烟斗一副当家人的做派。

季逸尘只是轻哼一声便开始吃饭,沉默的像是饭桌上除了他就没有其他人了。

“伯父伯母,晚辈敬您二位一杯,亦诺自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您二老让我看到了一个美好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也让我感受到了温暖。 ”顾亦诺起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这么顺利,竟然让她做了季逸尘母亲的救命恩人。

“这孩子也太懂事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是可以认个干女儿的,反正我也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季母满脸笑容。 顾亦诺顿时僵硬了一下,干女儿?干女儿是不是就不能嫁给季逸尘了!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可以顺利进入季家就好。

“好啊伯母,我做梦都想有一个妈妈,我太开心了,能做您的女儿!”顾亦诺说着便要跪下来给季母磕头。 季母随手就摘下自己手上的玉镯子给顾亦诺作为认女儿的礼物,顾亦诺开心到飞起。

“逸尘!亦诺以后可是你的妹妹了!你要好好的护着她。 ”季母转眸就吩咐这季逸尘。

季逸尘英俊的面庞没有一丝表情,深邃的眸子也没有一丝波动,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 “那是你认的,我没有认,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你们二老吃好了吗?”季逸尘说着便将手中的碗筷放下,等着父母起身。 他的这对父母还真是能折腾,认了顾亦诺做干女儿,眼光真是差的可以。 “逸尘哥哥,以后我可以这样可以这样叫你吗?我可是从小就想要有个哥哥呢!”顾亦诺看着季逸尘想要离开便想趁热打铁。 季逸尘懒懒的擦了一下薄唇,一双眸子在今天第一次看向了顾亦诺。

“不可以。 ”擦拭过嘴角的布被扔在桌子上,季逸尘慵懒的靠着椅子,薄唇轻轻吐出三个字。

顾亦诺顿时感到,尴尬无比!她本以为经过今天的事情季逸尘会对她不同呢。 没有想到啊,他竟然这么的无情。

“顾亦什么?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你跟她之间的干妈和干女儿的关系只能维持一晚,这是二十万,拿着钱赶紧离开!”季逸尘随便拿出一张支票扔在顾亦诺的面前,表示一下她今天救了自己的母亲。 顾亦诺的脸却是黑成一片,搞了半天季逸尘竟然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她图什么啊!一晚?难道季逸尘一点都不怕自己的父母吗?“逸尘,你在做什么?亦诺多好的女孩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不是一个爱钱的女人!”季母听到季逸尘这样说反应很大。 季逸尘的脸上浮现一丝冷笑,没有女人不爱钱,起码,他季少还没有见过!。

上一篇:2019年上海幼升小第十讲:浅谈民办小学面试及稽核能力(4)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