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现代文学

浮云飘作文1200字以上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6-14 08:30

浮云飘作文1200字以上

云岚运起少数自己可以支配的道家真元,玄青色的清光绕着兰辛飞舞,震裂了禁锢她的寒冰。

兰辛如释重负,忽的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入定,平复周身流转不畅的真元。

云岚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黝黑笨重的剑闸,炎龙剑自动飞出,在云岚头上盘旋了两圈,在最终落到他的手中。

云岚拔剑出鞘,一股烈焰之气从剑身上散发出来,方圆三十米的地方的寒冰瞬间融化,成为一片火海。

云岚凝聚起周身的真元,汇聚到炎龙剑上,剑身瞬间变得通红,就像一块即将融化的铁。 储力完毕,云岚跃起三尺高,一道剑罡裂风残空,在柳悦瞑头顶劈下。 犹如烈焰一般,剑罡的中心温度起码有上千度,一阵阵热浪伴随着云岚至强一击袭向柳悦瞑。 柳悦瞑秀眉一皱,眨眼工夫在身旁布下几百道寒冰结界。 没有预想中的大爆炸,外围的结界瞬间就被融化,只余下内部的十几层。 热浪已过,真正的必杀来了,赤红的剑罡燃烧着劈中结界。

“次啦——”,二者水火不容,此时所产生的气浪居然还伴着大片大片的水蒸气,把柳悦瞑笼罩在内,只剩下一个虚影。 云岚猜得不错,火焰是对敌的好方法,而且炎龙剑已经认主,威力更胜以往,它早已与主人心意相通,故而云岚每次才刚想好对策,就会不由自主的完成。 雾散云开,云岚、兰辛看见柳悦瞑的情况后大吃一惊,只见柳悦瞑全身笼罩在一片蓝光之中,笑颜如花,梨涡浅现。

收起蓝光,只见它射入柳悦瞑的手中,化为了一支簪子。 柳悦瞑微微一笑,鼓掌道:“表现精彩,你手上的剑不错嘛,神兵谱上算老几啊?”“第五!”云岚没好气。 “哦,我的‘落雪祭星簪’也排第五。 ”柳悦瞑微笑道。 “你到底是谁?”云岚死死的盯着她,一边暗暗召唤翔昊,凭翔昊的实力,击败她简直是举手之劳。 一般来说,仙禽认主后,主人可以和他们心灵相通,可是,这一次翔昊却回答:“主人,我现在有麻烦,没法赶来。 ”看着云岚很宓牧成妙ǖ靡獾溃骸昂呛牵沂潜椋溲┘郎耵⒂幸桓龉πВ⒍慊崾洌“别忘了,她的防护对于我来说是无效的,你比较怪,进入你体内的寒冰居然失去了灵性,嘿嘿,有意思。 ”“万倍的压制,你们会怎么死呢,呵呵。

”冰灵异样地笑了笑。 突然,她的笑容变得诡异,“呵呵,这么久了,也该发作了吧。 ”冰灵周身杀气大盛,阴阴地看着云岚身后的兰辛。

“你什么眼神啊!”兰辛嗔怒道。

“呵呵,我想看你的身体被撕裂时的惨样!”冰灵怪笑两声。 “桀桀,去死吧,凝冰咒!”“啊——”兰辛惨叫着缓缓倒下,本以为,即使实力被限制得不到万分之一,以自己雄浑的真元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可惜,既然寒冰气天生克制自己的真元,就可能瞒过它们,从防守的缝隙中潜入。

兰辛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面色苍白之极,眼神空洞,定格在了蓝天。

“哥哥,原谅我不能回来见你了,尽管我可能不会死去。

只是人生有太多遗憾,如果你见到岚岚的话,替我照顾好他,拜托了……”月色清幽,如水银泻地般流泻如大地。

深宅大院里,却作大雪纷飞,无数雪花漫天飘飞,却如此的罪恶,让人脊背发凉。

“兰辛,站起来,你可是神仙耶,不会那么脆弱。

”云岚低下头,泪水一滴滴滴在地上冷风如刀,一刀一刀刮在云岚那张神色悲戚的脸上,最后却一笔一划地刻在他心底,他的心在滴血,空洞木讷的瞳孔中,柳悦瞑还是那副盈盈一笑的姿态,却让他感到面目可憎。 雪花飘落在兰辛身上,落满了她的身上。

从天空俯视,可以看见一把冰剑将她曼妙的身体钉在了地上,纯白的剑身上溅满鲜血。 原来,柳悦瞑操控着那股悄悄进入兰辛体内的寒冰气,待它实力壮大之时,一举突破兰辛身体内部的真元防护,凝结成一把冰剑,从内部洞穿了兰辛的胸膛。

虽然修真者的生命力强得惊人,只是兰辛身上的许多地方是致命伤,最要命的是,她的元神也碎了大半,不死也要疗养千万年,可是,这一点也不现实……云岚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眼泪滴落在雪地上,瞬间被火焰蒸发,化为一缕水蒸气。 焦急地他一个箭步跨去,抱起兰辛单薄的身躯,“太极清心诀”发挥到极致,想要将即将逝去的朋友挽留,可惜,一切都只是徒劳。 因为,只有将“太极清心诀”修炼至“转阴阳”才有可能。 可是,就连此法诀的创造者也做不到,何况云岚这自己都无法操控的呢(这只是清松封存在他体内的,不可随意操控)。

云岚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看着兰辛渐渐涣散的瞳孔,云岚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浮现出许多人的样子。

顽皮的邋遢老道士清松,俏皮可爱的云枫,富家子弟陈子轩,常年带着面纱和斗笠的母亲,怪里怪气的历天师,身披银甲的神秘人,狰狞可怖的魔尊拓跋荒,自负无双的剑残天,以及眼前的这个阴邪少女,柳悦瞑。 奇怪,为什么还有未曾谋面的父亲……“不可能啊,兰辛的伤不可能会这么重,这到底是为什么!”云岚喃喃道,但他突然清醒过来,周身笼罩着一层玄青色的清光,毫无疑问,他发动了道家真元。 因为,他骤然发现,柳悦瞑的手指扣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呵呵,厉害厉害,居然能弹开我的幻术,了不起!”柳悦瞑嫣然一笑,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 云岚神色冷峻,就像看这一个死人一样看着柳悦瞑。 寒风吹动兰辛的衣裙,翩跹犹如浮云,良久,她睁开双眼,眼神中尽是绝望,“云岚,你打不过她的,咳咳,她手中的神器可以压制结界内的一切真元,握好炎龙剑,冲出去……”“不,你不要再说了,我一定要杀了她!”云岚神色疯狂,双眼血红,周身散漫着缕缕黑气。

他体内的魔气受到他心情上的影响,瞬间壮大数倍,居然一举突破了兰辛的封印,影响着他。

“杀,杀,杀死她——”云岚眼神空洞,深邃得似乎能把人吸进去,瞳孔完全变成了红色,无尽的战意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小子,想不想报仇,本尊助你一臂之力。 ”魔尊狂笑道。 “好吧,帮我灭了她。

”云岚冷冷的说道,不带一丝一毫的恐惧。 映着幽幽月光,云岚的头发血红如同燃烧着的火焰,一直垂到地面上,却没有人发现,魔宗结界内,兰辛嘴角闪过的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冷笑,当然,一闪即逝。

下一篇:。

上一篇:浮云的慰藉作文800字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